上流社会的婚姻就是一场政治游戏:美泉宫-1

书虫游世界2018-04-13 13:34
0

[摘要]1569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二世买下维也纳城西河畔的一片农场和葡萄园,作为自己的皇家猎场。

1569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二世(Maximilian II,1527-1576)买下维也纳城西河畔的一片农场和葡萄园,作为自己的皇家猎场。1612年皇帝马蒂亚斯在看到这里的一个自流井后惊呼“多么美丽的泉水啊!”由此诞生了“美泉”这个名称。1688年利奥波德一世请老费舍尔·冯·埃拉赫对这里进行整体规划,1700年美泉宫的中央建筑完成,但两翼因战争和财政吃紧而未能建造。1743年玛利亚·特蕾西亚命令年轻的建筑师帕卡西(Nikolaus von Pacassi,1716-1790)在原有的基础上重新设计,将这里改建为正式的夏宫,1749年竣工。同一年帕卡西被任命为宫廷御用建筑师。之后宫殿内部又经过不断装修改进,使之成为今天我们看到的,拥有洛可可华丽装饰的宏大建筑。

一进门,首先经过的是个开阔的大庭院,庭院中有两座对称的喷泉,庭院尽头的黄色建筑就是美泉宫的主楼。

图片

图片

售票大厅在东侧的建筑里,可以在电子售票机上自助购票。宫殿内的参观有两种门票,帝国游(Imperial Tour)可以参观西翼和建筑的中间部分,主要是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和茜茜公主以前生活工作的地方,成人票价12.9欧,18岁以下9.5欧。豪华游(Grand Tour)除前面的部分外,可继续参观东翼更多的房间,包括保持了玛利亚·特蕾西亚时期更古老装饰的房间,成人票价15.9欧,儿童票10.5欧。门票中已经包含了中文语音导览器的费用。进宫殿前要先存包,这个是免费的。同时这里还提供免费wifi,连接Freewave后,在浏览器中进入欢迎页面点击Connect即可。我们买了豪华游的门票,可惜宫内不让拍照,我像以往一样,结合官网上的图片为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

参观从西翼开始,顺着蓝色楼梯上到二楼,楼梯上方是意大利画家Sebastiano Ricci(1659-1734)于1701-1702年绘制的天顶画,表现了约瑟夫一世作为战争英雄接受胜利的王冠。

图片

图片

二楼有个鱼骨厅,因地板花纹酷似鱼骨而得名。

图片

通过开着的门可以看到皇帝副官的房间。副官的主要任务是将军事情报立即呈送给皇帝,因此住在离皇帝这么近的地方。

图片

我们进入的第一个房间是卫兵厅。顾名思义,皇帝的贴身侍卫就守候在这个厅,把守着通向皇帝房间的入口。

图片

接下来的台球厅是客人等待皇帝接见的地方。台球在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祖父的时代就已在宫中流行。皇帝非常人性化地在这里为等候接见的帝国大臣、元帅和各级官员们准备了全套台球器具作为消遣。墙上的巨幅油画表现的是与玛利亚·特蕾西亚以自己之名创建的帝国最高军事勋章相关的场景。其中中间一幅再现了1758年玛利亚·特蕾西亚首次颁发该勋章的情景。旁边的两幅则记录了纪念该勋章建立一百周年的活动盛况,左边一幅表现了当时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在美泉宫的大节庆厅里举办的盛大宴会,右边一幅则描绘了他在花园中举行的隆重接见仪式。

图片

图片

下一个房间是桃木厅,因其使用珍贵的核桃木作为护壁镶板而得名。卷草舒花般的镀金装饰和靠墙的华丽壁桌都是玛利亚·特蕾西亚喜欢的洛可可风格。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就在这里接见来访者,据说他一个上午要接见上百人。

图片

旁边紧邻的便是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的办公室。他不喜欢奢华的装饰,在他的办公室里摆满了家人的照片和画像。墙角上挂着的两幅大型肖像画,左边是他33岁时的画像,右边是他的妻子茜茜公主。小门里是皇帝的贴身仆人所呆的房间。

图片

图片

与办公室相连的是皇帝的卧室。墙角上摆着一张简朴的行军床,旁边是个小祈祷台,这与霍夫堡皇宫中的陈设几乎一模一样。1916年,86岁高龄的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在执政68年后,在这张不起眼的小铁床上停止了呼吸。床前画架上的这幅画记录了他刚去世时的样貌。

图片

接下来的过间叫西露台阁,位于整幢建筑的西北角,它连接着前面皇帝活动的区域和后面皇后的宫闱。与中国不同的是,这里的后宫只有一位佳丽,还经常不在家。墙上挂着的是法国画家Pierre Benevault(1685-1767)绘制的玛利亚·特蕾西亚的两个小女儿。

图片

从过间转过来的第一个房间叫旋梯阁,曾作为茜茜公主的书房。她经常在这里写诗和记日记。为了方便,1863年茜茜公主命人在屋内修了个小楼梯直通她在一楼的私人房间。据说她在楼下的房间完全按茜茜的个人要求布置,包括一个带按摩室的健身房和英式的厕所,还有个单独的门通向花园,免得自己进出宫殿让门房撞见。不过帝国一结束,旋梯便被拆除了。

图片

走过旋梯阁便到达茜茜公主的梳洗间,她常常要佣人花上几个小时梳理她的秀发。墙上的照片清晰地记录了她的美丽容颜。

图片

接下来这个稍大一些的房间是皇帝夫妇共同的卧室,其实这里也是这对伉俪最初的洞房。不过好景不长,茜茜公主很快厌倦了沉闷僵化的宫廷生活,到别处寻找快乐去了。

图片

皇后的沙龙是茜茜公主接见客人的地方,在他们婚后第二年便被重新装饰一新。壁桌上摆的座钟很有特色,它前后两面都有表盘,后面的指针和数字都是反向的,在镜子里看刚好是正的。

图片

接下来的房间是皇家餐厅,为皇帝一家吃晚饭的地方。为了让饭菜保持温热和新鲜,侍从们得用暖箱将饭菜从厨房一一带到这,在隔壁的房间用木炭或汽炉加热后再呈上餐桌。墙上的巨幅油画是20岁时的弗朗茨·约瑟夫一世。这个房间现在被称为玛丽·安东尼特厅,因为拿破仑三世(Napoléon III,1808-1873)曾送给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一幅绘有玛丽·安东尼特画像的挂毯,那幅挂毯当时曾被正式悬挂于此房间。我们前面介绍过,玛丽·安东尼特是玛利亚·特蕾西亚的女儿,嫁给了后来的法王路易十六,1793年二者在法国大革命中被双双推上断头台。

图片

再往前走是小孩厅,厅内挂的都是玛利亚·特蕾西亚和她的女儿们的肖像。这位女强人总共生了11个女儿5个儿子。女儿们大都远嫁他国成为婚姻外交的牺牲品,只有女王最疼爱的克里斯蒂娜被允许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阿尔伯特。

图片

与小孩厅相邻的位于整幢建筑西南角的一个小房间叫早餐厅,因约瑟夫二世的第二任妻子玛利亚·约瑟法(Maria Josepha of Bavaria,1739-1767)以此作为自己吃早餐的房间而得名。这是一个不幸的女人。1763年约瑟夫二世的首任妻子去世后,因为没生下儿子,他妈妈玛利亚·特蕾西亚急忙为他张罗二婚,出于政治考虑,女强人选择了巴伐利亚公主玛利亚·约瑟法。但是约瑟夫二世却喜欢上了亡妻的妹妹,也就是自己的小姨子,无奈人家已另有婚约。从一开始,约瑟夫二世就对第二任妻子玛利亚·约瑟法冷眼相对,基本不说话,更别说触碰她的身体了。虽然玛利亚·约瑟法百般讨好,约瑟夫二世始终不接受母亲强塞给他的这个老婆。两年后,玛利亚·约瑟法得天花病逝,患病期间,约瑟夫二世未看过她一眼,甚至没有出席她的葬礼。然而这并没有影响他母亲的政治计划,1778年奥地利向巴伐利亚提出了领土继承要求,并因此爆发了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争。

图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责任编辑:p_tronal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