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田里稻穗飘香农夫忙收割,秋收时节就去乡下尝一尝新米的味道吧

寰驽斋主2018-08-10 11:38
0

[摘要]立秋,对于重庆乡下的农民来说就是农忙的开始,田里的稻子黄了就要开始收割了,满眼望去那金色的稻田、翻滚的谷浪、农民的笑脸就是这段时间重庆乡村的“主旋律”。

图片

立秋,对于重庆乡下的农民来说就是农忙的开始,田里的稻子黄了就要开始收割了,满眼望去那金色的稻田、翻滚的谷浪、农民的笑脸就是这段时间重庆乡村的“主旋律”。

图片

立秋的前一天来到朋友的老家,发现他的父母亲正忙着在田里“割谷子”,他的父亲黄大爷今年已经75岁了,身子骨还非常硬朗,突然发现大爷用镰刀将谷子割下来后,立刻用草将谷子拴好放在刚割掉了谷穗的草桩子上,而不是马上将谷穗带回去......

图片

看见我的疑惑,在一旁做着同样动作的阿姨告诉我:刚割下来的谷子比较湿,也比较重,他们一般把割下来的谷子放在田里晾晒一天,放干一点再挑回去,挑的时候也轻一些......

图片

前些天去云南贵州,发现那些地方的稻田里还是一片翠绿,重庆这边已经在忙秋收了,就是同在大西南,时令上的差别都挺大啊,看着田里这金黄饱满的谷穗,也确实到收割的季节了......

图片

从镇上下车走到朋友的家,一路上村民们打招呼说的都是“割谷子”的事情,一路上看到的也都是这种收割的场面,只是最近天气较热,各家各户的“劳动力”都不多,大家都在慢慢地收获着......

图片

一位大爷正在自家田里把放在草桩子上的谷穗收拢来,放在田埂上捆好,再慢慢地挑回家去晒......

图片

朋友乡下的老家就是这样,农民们的田东一块西一块的四处散着不说,而且坡上坡下地分布着,田小、坡陡、田埂窄,交通极不方便,小型的收割机根本就来不了,因此多年来他们都一直这样手工收割着庄稼,手工割、手工挑.....

图片

大爷走过的路上散落着不少谷粒,朋友说他们小时候都是拿着扫帚撮箕跟在后面的,掉下的一点点谷粒都会扫了装好带回去。

图片

说话间朋友把我带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口,门前的坝子上几个人正在一台“打谷机”前忙碌着,只见他们将谷穗放在机器上后,谷粒立刻就从旁边流了出来,谷草却一直往前堆在了机器的前面,谷穗就这样就谷草分离了......而那些瘪谷和不饱满的谷粒,就流进了中间那个白色的布口袋里,这打谷机还真够先进的啊。

图片

朋友将打好的谷粒带回来,放在自家的院坝前晒着,然后挑了两箩前一天晒好的谷子,带我去“打新米”了。

图片

这位大爷正在操作的就是“打米机”了,只见他把我们挑来的谷粒倒进机器上面那个蓝色的“大漏斗”里,开动机器的电源,很快白花花的“新米”就从下面的出米口流出来了,速度也真够快的。

图片

看看吧,白花花的“新米”流出来了,而这个机器也连这个“白布袋”,那就是装打碎了的谷壳,也就是“糠”的......

图片

这就是“新米”,尽管看着有些碎,但煮出来的新米饭真是太香了,别有一番滋味啊。

图片

打米回来路过一户人家,发现他们把金黄的谷草挂在土墙上晒,朋友说这些谷草是主人精心挑选的,晒干以后要拿来拴秧苗拴东西的,原来这样啊!

图片

我从乡间走过,总有不少收获,田里稻穗飘香农夫忙收割,微笑在脸上闪烁。蓝天多辽阔,点缀着白云几朵,青山不寂寞,有小河潺潺流过......此时此刻在我的耳边突然又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旋律“垄上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